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職場你的藉口多嗎

這是週一。趙推開會議室的門,例會已進行過半。領導正說到興起處,此刻頓住,問趙:“怎麼又遲到了?”趙強作鎮定地回答:“地鐵突然停了,我等了好一會兒,才開。”領導無話可說,點頭示意趙進來,趙在同事們的注視下走到座位,他呼出一口氣——幸好想了這條理由,要是說實話“起晚了”,領導還不發飆?領導把頭轉向錢:“銷售回款表呢?”週五下午,領導讓錢把本月的銷售回款情況做個表,週一早上開會用。週五沒做完,週末兩天,錢忙著約會、逛街,把表格拋在腦後;雖然今天錢一上班就打開電腦,敲擊鍵盤忙活著,可到開會時也沒完成。“就快做完了。”錢說。領導臉一沉:“就快做完了?!”錢囁嚅著:“我不是故意的……週末我做著表,家裏斷網了……”領導揮揮手:“我不想聽你解釋,這次是斷網,上次是停電,上上次是你叔叔突然來北京,你要去接站!”終於等到散會,各司其職,各就各位。

       孫接了個電話,他對著話筒:“我最近老出差,真是對不起,等我回來再說吧。”同事們都看著他,明明他人就在辦公室啊!放下電話,孫解釋,他答應女友的叔叔去輔導女友的堂妹英語,可去了一兩次就嫌耽誤時間,漸漸不去。現在女友叔叔問起來,孫開罪不得,又實在不情願,只好找個藉口開脫。同事們無不理解地點點頭。某同事突然歎了口氣。

       他正在和設計師李MSN上聊天,他催李趕緊拿出設計方案。可李說,他的車剛被追尾。某同事顯得有些無奈,“我只能答應李緩兩天再交方案,可誰知道這回,他是不是又在找藉口拖稿呢?”“上回,李的理由是他要去香港參加展覽,有一次,說他愛人骨折住院,還有一次說孩子病了……我究竟該不該相信他呢?”大家七嘴八舌地討論著,趙、錢、孫三人卻沒加入。

       其實,這個故事想要說下去,能舉的例子還有很多,比如,前文提到的某同事姓周。他和朋友約好聚會,臨了反悔,他發短信:加班,去不了。幾次爽約,朋友圈子裏盛傳周不靠譜。又比如,剛才主持會議的領導姓吳。吳的體檢報告上寫著脂肪肝,才向妻子承諾少喝酒,又大醉而歸,他說:“這次情況特殊……”可下次照舊。不過下次的說辭變了,“老總在,我要替他擋酒!”直至有一天,妻子忍不住問吳:“為什麼每次你都有理由?”再比如,七嘴八舌參與討論的還有……故事真的要說下去,百家姓恐怕也不夠用呢。

當理由大多是藉口

       理由無處不在,解釋每一刻都在進行。趙錢孫李等人的故事中,總有一些你我的影子。我們試著分析一下,所謂理由,能分成兩種,一種是真的,另一種是假的,而假的或可稱之為藉口。當別人問我們:“你為什麼總是理由多多”時,更多指責的是我們的藉口多。那麼,為什麼要找藉口?

       動機一,不想做什麼時,找藉口為了不做。故事中,孫不想輔導女友堂妹英語,周拒絕朋友時發的短信都不約而同找了此類藉口。此類藉口的目標效應是兩全,既解放自己,又不得罪對方。否則豈不直接拒絕,更有效?

       動機二,做錯什麼時,找藉口以規避風險,逃避責任。趙開會遲到,吳有脂肪肝,還喝得爛醉,不能說不是錯。領導的批評,家人的責問不能說不是煩惱。有個合適的藉口,最好是不以主觀意志為轉移的藉口,便猶如一把降落傘給予從高空拋下的人們以安全感。而錢沒按時完成工作,設計師李屢屢將方案交付的時間延期,這屬於工作上的失誤。找藉口,則為失誤找到除己之外的另一方承擔責任,起碼是分擔責任。

       此類藉口的目標效應很明顯,有個合適的藉口,顯得情有可原,事出有因,即便釀成錯,要接受懲罰,也興許能落個從輕發落。因此從目標效應來看,藉口是將事情往利己的方向推進,而前提在於聽我們說藉口的人相信藉口的真實性。

當理由大多是藉口

       理由無處不在,解釋每一刻都在進行。趙錢孫李等人的故事中,總有一些你我的影子。我們試著分析一下,所謂理由,能分成兩種,一種是真的,另一種是假的,而假的或可稱之為藉口。當別人問我們:“你為什麼總是理由多多”時,更多指責的是我們的藉口多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