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職場新人遇到“差勁”上司 三招解決

做下屬的,誰都希望能遇到一個出類拔萃的上司,他最好既有光明磊落、果敢堅毅的性格,又有運籌帷幄、決勝千裏的本領,更有體恤下屬、誨人不倦的氣量。然而,現實生活往往不那麼如人意,做上司的也是普通人,也有著普通人的弱點和缺點,也有好差之分。作為下屬,遇到一個“差勁”的上司確實非常棘手,而陳康就是這麼不幸運。
  陳康畢業於成都電子科技大學,初出校門的他血氣方剛,對前途充滿了憧憬。一畢業,陳康就直奔廣東而去,他相信憑自己的才識,一定能在這個改革開放的前線打出一片天地。果然,沒花多大力氣他就找到了一份滿意的工作,成為一家全國知名的電子企業的研發人員。
  第一天上班,陳康被分到了研發三部。研發三部是剛組建不久的一個部門,人員不多,除了陳康,還有小王、小邵、小劉三名研發人員,都在公司工作了好幾年。部長姓張,四十餘歲,看上去慈眉善目的,總是滿臉笑容,也不擺什麼架子,讓陳康覺得特別容易接近。第一份工作就遇到這樣好的上司,陳康覺得自己的運氣真不錯,一定要好好努力,多從張部長身上學到東西。
  張部長對陳康似乎也特別照顧,常常特意提醒他:“上班時不要打私人電話。如果小王在主抓研發的孫總面前說些什麼,對你不好。”“辦公室裏別多話,這裏比不得學校那麼單純,弄不好就有人捅到領導那裏。”“小邵這人愛在背後說三道四,你對他要多留個心眼兒……”
  陳康一個毛頭小夥子,居然被張部長像學校的老師一樣關心著,心裏頓覺暖洋洋的。他就按張部長說的,儘量注意言行。
  可工作還不到一個星期,陳康就被孫總叫去了:“小陳,上班不要用單位的電話聊私事,你一個下午居然打了兩個私人電話,影響多不好。”
  陳康不敢說什麼,只好一個勁兒認錯,心裏暗暗把小王、小邵他們罵了個夠。
  不知為什麼,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特別多,總是在陳康他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,就挨了孫總一通批,而且倒楣蛋永遠是他們四個小兵。
  有一天,小劉因家裏有事遲到5分鐘,還沒來得及解釋,孫總就把他叫過去:“怎麼就你總遲到!前天領辦公用品,聽說你還把一瓶膠水拿回家了!”
  肯定又有人在孫總面前打了小報告!小劉氣急敗壞地找到陳康,問陳康為什麼打小報告,還說是張部長告訴他的。這一對質讓陳康他們明白了,原來都是張部長告的狀,他們以前的相互猜忌都是張部長鬧的。張部長的光環在陳康心裏完全消失了。
  漸漸地,陳康對張部長的認識越來越清晰,發現他的缺點越來越多,越來越難與他合拍了。
  張部長對下屬異常猜疑,只要一出差,每次來電話都指名陳康他們四個輪流接,他認為他們會因此不上班。而且他非常情緒化,心情不好的時候,專門挑員工的刺,罵人的時候,總是滿臉不屑的表情,外加嘲諷的語氣。罵完後還會得意地說:“你們哪,這就受不了嗎?我剛工作的時候,挨罵的程度你們想都想不到!”陳康感覺他是拿自己當報復的對象了。
  這些“損招”讓陳康非常窩火,可他又不知如何和張部長理論,畢竟他只是一個加入公司不久的新人,而張部長是“頭兒”,對自己的飯碗有生殺予奪大權。
  其他三人也沒有什麼好辦法,當面只好忍著,背後湊到一塊兒抱怨一通。
  更令陳康難以接受的是,張部長不僅做人有問題,在工作上也非常差勁。他對專業知識幾乎是一竅不通,卻常常外行指導內行,對研發人員的工作胡指揮一氣,常常將大家氣個半死。朝令夕改更是張部長的一大特點,頭天晚上說要抓緊甲產品的測試,第二天就換成了乙產品。有時候,大家正在埋頭工作,他突然一拍腦門跳起來說:“現在,停止工作,到會議室來!”等大家莫名其妙地進了會議室,他開始像困獸一樣激烈地來回踱步,過一會卻說:“先回去工作,會議等我想好了再開。”
  這樣的事情越來越多,陳康在工作上已經無所適從,都快得精神病了。“不行,不能再退避,必須跟他過過招了,大不了走人!”陳康對自己狠狠地說。
  第一招:以柔克剛
  這一招是從側面暗示、提醒,讓張部長意識到自己的不對,及時改正。
  有一天,小邵在一份檔裏打錯了兩個字,張部長就此抓住不放,劈頭蓋臉就是一頓痛罵:“你怎麼這麼沒用,這麼簡單的字都打錯,飯都白吃了?”“還是什麼狗屁大學生,連小學二年級的孩子都不如,也不知是什麼不入流的大學裏混出來的。”陳康見張部長的話越說越尖酸刻薄,小邵臉色鐵青,走過去低聲在張部長耳邊說:“算了,也不是什麼大錯,還是少挖苦挖苦他吧,這也顯得你大人有大量呀。”
  誰知張部長不吃這一套,轉移目標將陳康又罵了一通。此後陳康又試了幾次,這一招都沒法奏效。
  第二招:針鋒相對
  這一招是要針鋒相對,據理力爭,直截了當地指出張部長的問題。
  有一天,陳康剛上班,孫總就找他談話:“小陳,聽說你對單位這次獎金分配不滿。這是為什麼?”孫總越說越嚴厲,並認為陳康的意見是針對他。陳康吃了一驚,開始還辯解,後來乾脆問孫總:是誰反映的情況?孫經理耐不住他的纏磨,終於說出來:是張部長。
  那天碰巧是整個研發部門聚會,陳康喝了幾杯悶酒,再也坐不住了,走到張部長身邊,請他到屋外聊幾句。張部長出來了,滿臉堆笑。陳康壓了壓嗓子:“張部長,咱們把話說爽快一些。我想問一句,是不是你向孫總打我的小報告?”張部長臉上一紅,好一會才正氣昂然地說:“決不是我!”“我只提過一句:獎金對研發部門不夠公平。在場的人都能聽明白,我只不過泛泛一提,你憑什麼說我對孫總有意見?”
  張部長慌張了,連連擺手:“不是我,不是我……”“可孫總說就是你!”“決不是!”他隨即賭咒發誓,“如果是我說的,我就不是人!”
  看著他氣急敗壞的樣子,陳康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,這傢伙至少一時半會不會再搞這些陰招了。
  第三招:一針見血
  雖然部門暫時能平靜一下,但問題沒有得到實質性解決,陳康決定使出最後一招。
  陳康首先給總經理和孫總都發了一封電子郵件,把自己進公司以後的工作情況,見到的部門的問題,以及部門現在的情況、員工的士氣等等儘量客觀、清楚地描述一番,並且表達了本著對企業熱愛、負責的態度,希望與兩位老總當面交流的願望。
  隨後,兩位老總果然與陳康進行了面談,陳康向他們說明了情況,讓他們瞭解了事情的真相,並且也讓其他員工與老總進行了深入的溝通。通過會談,老總瞭解到自己手下的主管竟是如此之人,很快就做出了調整:張部長“下課”,一位出類拔萃的管理者來接任。
  很快,研發三部的工作就上了正軌,不再受非正常因素的困擾,給公司創造了很大的效益,陳康又露出了燦爛的笑容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