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寫給奔四十歲的70後

我還在想像著我的18歲,可我卻已經40歲了!真的嗎?不願意去想,但不得不面對。曾經的年少輕狂,早已蕩然無存。曾經的花樣年華,早已悄然而逝。70後的我們已經開始站在了30歲的尾巴上,面對四十而立,還有多少人可以昂著頭,信誓旦旦地說,我們依然年輕?是的,年輕就是資本,面對著90後的異軍突起,70後的我們是否還年輕?
  曾經,驕傲的我們都懷抱著崇高的理想,奔走在陌生的城市,只為尋找內心深處最真的夢想。曾經,生活得再艱難,都會想著只要自己努力,就一定可以取得成功。曾經,單純的認為,就算很小很小的一個房間,都可以經營自己最美的愛情。當事業依然碌碌無為的時候,當愛情變得虛無縹緲的時候,70後的我們,是不是依然還會說,年輕不怕失敗?
  終有一天,我才發現,原來,70後的我們,都早已經老去。我們不再輕狂,我們不再瀟灑,我們不再坦蕩,我們不再微笑,我們有的是對於生活的壓力,我們有的是對於婚姻的恐懼,我們有的是對於未來的失望,我們有的是對於困難的卻步.
  面對工作:我們已經沒有了更多的激情,只希望能夠有一份足夠安穩的工作。有風險的工作都已經被排斥了,曾經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走關係找工作的我們,面對著事業的平淡,連收入都無法給予自己溫飽的時候,我們不得不選擇屈服,放下原本最高傲的臉面,開始尋求人際關係的最大化。工作的艱辛,對於我們無所畏懼,重要的是可以一直將這份工作持續。
  面對感情:已經不把婚姻當成愛情的昇華,而是把婚姻當作是親情。我們不再渴望一份浪漫而刺激的愛情,而是奢望一段幸福而美滿的婚姻。
  面對穿著:曾經過度講究品牌感覺的我們,對於品牌已經變得陌生,櫥櫃裏的昂貴的衣服,讓工薪階層的我們沒有勇氣再去試穿。賺錢之後,才知道,原來生活是多麼的不容易。我們不再講究品牌,而更注重衣服的品質以及用途,適合穿著的場合,不再會因為一時的衝動,去血拼那些打折的衣服,衣服不在於多,而在於體面。合適的,才是我們所需要的,品牌只不過是一個虛幻的東西。
  面對社交:當越來越多的朋友有了家庭之後,已經沒有多大的勇氣再和他們一起聊聊關於生活,因為在他們的口中,都是關於家庭的,而70後更注重個人情感的書法。曾經極度熱愛的酒吧、KTV都不再喜歡了,已經忍受不了那種嘈雜、瘋狂的環境,更喜歡坐在咖啡廳裏或者茶館裏,看看書,聽聽音樂,享受咖啡的苦澀,亦或者茶的清香。
  面對家庭:家庭超越了愛情和友情,一切都將家庭放在第一位。沒有了原本的衝動,瞭解了父母的苦心,懂得去體諒他們的無可奈何。原本單純的家庭之間的關係,在某一天突然變得清晰,瞭解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,原來一直都不那麼單純,最值得相信的,除了父母,還有自己。越來越討厭,走親訪友,因為總是會有很多人的問題。
  面對娛樂:突然發現,手機使用的頻率越來越少了,短信也越來越少了,有的時候甚至不願意發短信,寧可打個電話,匆匆掛掉。QQ也不像以前那樣拼命地閃個不停,退出了許多的群,有些群礙於面子,一直處於遮罩,只是偶爾選擇幾個群聊幾句就隱身。再也不會為了遊戲,廢寢忘食地玩,更多的時候會捧著一本書,安靜地看著。
  面對購物:總會想著買東西的時候,是不是有什麼贈品,而不會看著哪個好看就買哪個。不再會像以前那樣,為了得到某樣贈品,去買某樣自己不喜歡的東西。購物早已不是逛街了,而變成了有目的性的行為,買完自己想要的東西,就匆匆離開。一些漂亮,精緻的小擺設,只是在櫃檯上欣賞完之後,放回去,再也不會帶回家之後,塞進箱底。
  面對一切的一切,我們都已經會了深思熟慮,我們的心中,早已沒有了童話。我們浪費掉了太多的青春,那是一段如此自以為是、又如此狼狽不堪的青春歲月。有歡笑,也有淚水;有朝氣,也有頹廢;有甜蜜,也有荒唐;有自信,也有迷茫。
  我們敏感,我們偏執,我們頑固到底地故作堅強;我們輕易的傷害別人,也輕易的被別人所傷。
  我們追逐於頹廢的快樂,陶醉於寂寞的美麗;
  我們堅信自己與眾不同,堅信世界會因我而改變;
  我們覺醒其實我們已經不再年輕,我們前途或許也不再是無限的,其實它又何曾是無限的?
  70後的我們,已經開始承認我們老了,沒有了90後的青春,沒有90後的激情,我們有的只是為了生活進行奔波著的疲憊的心。偶爾微笑著告訴自己:
  我不禁感歎:原來,70後的我們都早已老去,只是我們一直不願意服老。
  “今天,之所以區別於昨天,恰恰是因為昨天的感受依然在我心中。”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