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聽雨

 轉眼,又是深秋。許多在夏天還觸手可及的實在一夜之間失去了原有的質感和真實,那些花,那些葉,那些陽光,那些嫵媚已不知流轉於何處。
  坐在辦公室,從公務的間隙裏,側目,日月窗前過馬,風塵天外飛沙。夏日裏的青翠繁華,轉瞬間已凋萎冷落。曾經開得繁茂如錦的花朵已傷心謝褪,掩入泥塵,曾經綠得碧透的葉子已漸至枯黃,只留一樹的蕭索。
  漸起的秋風裏,那些飄飛的黃葉如蝴蝶受傷的翅膀,為邂逅昨天還在的旋律,緊緊抓住夏天的臂膀,瘋狂地追尋。一片一片,零亂飄飛得像斷線的風箏,倦遊在城市上空,卻又終究逃不過飄零的命運,儘管在內心深處做著某種欲望的掙扎,儘管不甘心這樣的落幕,但又無法回歸生命的家園。
  這是我生活的城,秋風漸起,落葉漸枯……
  深夜,下起了雨,打在窗櫺上,一滴又一滴,清脆而單純,象一曲宋詞,婉婉約約地流淌。流到一個人的筆下,流到一首詞的行列中。
  漸漸,仔細聆聽,竟可以聽到風將枯葉吹落到地面時發出的細細的響聲,雨也越來越大,打在窗外那片片芭蕉葉上,發出不緊不慢、韻律錯落有致的滴滴噠噠。
  坐在窗前,可以聽到樹葉滴水的聲音,可以聽到雨滴觸地時百轉千回的無奈,真讓人恍若隔世之感。那些刻在歲月上煙花般絢爛而憂傷的往事,隨著輕輕一聲歎息,眼睛慢慢的潮濕起來。
  靜夜裏、一個人、聽著雨,竟可以這般無端地流著莫名其妙的眼淚。
  想起多雨的春天,心裏便湧起一陣酸楚,不是單為一個人或一段情,只是覺得心裏很疼。夏日裏的紅顏哀哀,戚戚於眼前陸續閃過,漸至消失,於今夜、於此時、於此刻,勒痛了我寂寂的心情。
  推開閉合的窗扉,雨聲牽來一片更沉更重的夜色。一滴雨,懷抱往事的灰燼,從世俗的風塵裏走來,只一眼就看透我的心是怎樣的碎了,只一回眸就知道我該怎樣撿拾夏夜裏那些潮濕的寂寞。可是,我只能潛入陰影的更深處,進行深度的竊聽。聽一滴雨如何咀嚼孤獨的時光,聽一滴雨如何終結一生的呢喃。直到,生命深處所期待的結局覆蓋著飽滿的疼痛。
  風聲、雨聲和著歲月的風雨從深處走來,刪掉了多舛的跋山涉水,剔出了多餘的勞頓奔波,卻刪不掉歷經的紅塵舊事,抹不除昨日的紋路崎嶇。它的到來,歷經了一份撕扯和碎裂的過程,而它只是為了告訴我,某年某月的某時某刻,它在這裏、在我的窗前、在我的心塵停留過。
  一滴雨,陷落在塵世的萬千無奈中,與大片雨聲一起,在我過著味道清淡,色調卻不夠明朗的日子裏,叩問我日漸生銹的靈魂。讓我在經歷一些東西之後,已經學會隱忍著生活。即便快樂也好,即便疼痛也罷,在不能改變環境和命運之前,我懂得認命。
  一夜之間,不知有多少的風雨,會劃傷樹木的容顏。更不知會有多少的生靈可以得到新生……
  一滴雨,落到塵世裏,需要多久的時間?而我,迎它入懷,又需要多長的時間?一滴雨,可以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人漸漸遺忘,可以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一生支離破碎,儘管這樣很心疼,但它卻放棄得很從容;而我,卻不能就此沉默。我必須借助並點燃一盞昔日的燈,在這樣的黑夜裏,將自己找回,連同昨日消失的激情和腳印,然後重新啟程,開始即使此生都無法抵達的旅程。
  我沒有理由奢求太多,只是今夜的一場雨,可以讓我看到開頭、看到結局,然後仍然堅持不肯放棄地追尋,這場雨,就可以讓我聽出淚,聽出血,聽到眼前泛出光亮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