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白領四處"蹭飯"遇尷尬 專家支招

俗話說“民以食為天”,然而對於申城商務樓的白領來說,吃飯似乎成了一件麻煩事:外賣不乾淨、自帶怕麻煩、上館子又太貴……這讓白領不禁慨歎“吃飯難”。不過,精明的白領總有解決問題的辦法,記者在調查中發現,申城白領越來越多出現“蹭飯”一族,他們的口號是“沒有食堂就去蹭”,商務樓附近的社區食堂、高校食堂、甚至其他單位的員工食堂因為物美價廉,都成為他們“蹭飯”的集中地,由此也引發了“蹭”一族與原來在此用餐者之間的爭議。

    “蹭飯”點一———社區食堂

  景象:白領與老人分桌而坐

    本為老人開辦的社區食堂越來越多湧入了
年輕白領的身影。由於價廉物美,附近上班的白領吃飯問題都在此獲得解決,甚至還有距離較遠的白領結伴驅車慕名而來。

    開在茅臺路上的仙霞街道社區食堂,一到工作日的午飯時
刻,就變得熱鬧非凡。記者看到,從中午11點半後,除了來此就餐的老人外,陸陸續續有不少年輕人進入,高峰期間食堂很快座無虛席,老人與年輕人分桌而坐,互不干涉。記者瞭解到,這些年輕人大多是工作在虹橋路、仙霞路周邊的白領,因為單位沒有食堂,趕到這裏就餐。“這裏便宜唄,菜的品種和味道都還不錯,所以就經常來了。”常來此吃飯的周小姐告訴記者,因為單位沒食堂,以前她吃飯都是打遊擊戰,不僅營養不好開銷還很大,自從發現社區食堂後,她就一直來這裏吃飯,還把這個消息傳播給了周邊的一些朋友。

    爭議:越來越多的白領湧入社區食堂,卻讓原本在此用餐的老人有些鬧情緒了:“食堂資源有限,他們都過來,不僅占了位子,有些菜還供不應求了。”常在食堂吃飯買菜的王老太抱怨說,社區食堂是政府補貼的,收入不菲的白領不該來此“佔便宜”。另外,年輕人與老人的習慣差異也讓雙方在共處的時候產生摩擦。“他們吃飯都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,太吵了。”喜歡安靜的老人也不大歡迎白領的到來。

    此外,社區食堂的管理方也表示,社區食堂的服務對象主要是老人,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,首先還是要優先解決老人的需要。

    “蹭飯”點二———高校食堂

    景象:白領與學生同排長隊

    與社區食堂一樣,高校食堂由於面向學生消費人群,同樣引得不少周邊白領前往“蹭飯”。

    在五角場上班的張小姐,一到中午總喜歡和同事一起步行10多分鐘來到附近某高校食堂吃飯,吸引他們的是高校食堂的價格和品種。“在學校食堂,一個葷菜只要3-5元錢,一個青菜只要1元左右,品種也有好多種可以選擇,一頓飯吃下來最多不超過10元錢,比在外面吃飯划算多了。”張小姐給記者算了筆賬,在學校食堂“蹭飯”,每月至少可節約300元的開銷。

    於是,在學校就餐高峰期,在排隊買飯菜的隊伍中,除了學生外,不時夾著一些身穿制服的小白領。買好飯菜後,白領要麼兩三個人一起圍坐,要麼獨自一人找個位子大快朵頤。

    爭議:對於白領來學校食堂“蹭飯”,不少大學生十分敏感和排斥。“學校食堂本就是針對學生開的,要是外面的人都進來了,學生還能吃好嗎?”大三學生小張同學表示,學校食堂的低廉價格本來就是對本校師生的一種補助,不是對外人的。此外,還有學生擔心,外人過多進入,會給學校的管理、安全方面帶來一些隱患。

    對於白領到校食堂“蹭飯”,不少市區高校也十分敏感,並已經發出禁令,禁止外來人員進入學校食堂就餐。

    “蹭飯”點三———員工食堂

    景象:“外來戶”與本單位員工搶位

    除了社區和學校食堂外,不少有條件的企事業單位開辦的員工食堂也成為白領“蹭飯”地點,這同樣也引起本單位員工的不滿。

    黃浦區一家事業單位的員工食堂已在周邊小有名氣,同樣吸引附近商務樓白領也成群結隊“慕名”而來,他們看中的是這裏相對低廉的菜價和比較豐富的品種,然而,外來人員過多湧入也讓食堂資源開始出現短缺,不少本單位員工開始抱怨,中午12點之後食堂品種就少了很多,等到12點半之後,基本就沒什麼好吃的了。另外,“外來戶”的湧入也讓員工食堂本就不多的座位出現短缺,遇到高峰期找個位子坐下吃飯都很難。

    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南京西路一家商務樓食堂內,一到就餐時間,進入的人員絡繹不絕,裏面不少都是生面孔。還有的穿著其他公司的制服,拿著飯票打了飯菜直接帶走。

    爭議:對於“外來戶”來食堂“蹭飯”,原本單位的員工對此也頗有微詞:“員工食堂其實應該算是一種福利,現在外人過來分一杯羹,對本單位員工而言有些不公平。”一些商務樓食
返回列表